lai世还是一条咸喻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我还没认真看,刚看到她寓言自诩清高的文人会删博。我不自诩清高也不是文人,什么都爱摆着给人看还懒得删,所以转发一下,为大家分享这位美丽女孩。

老树几株:

啊哈哈哈哈,等等,我人生中第一次被挂诶。🌿🍉

算今天遇到的神奇小事?🌿🍉

💥第一反应是:“给我吃叶王的基友看看我对叶王的恶意有多么深沉怕不怕绝交不绝交……”
唉,推到首页的文不都会白嫖吗,尤其是标题没写cp的……天雷的是有人推荐给我让我写字啊。让我出力的天雷,白嫖的有甚好雷?

💥第二反应是:清高自诩的文人墨客总归过两天就会删掉这些东西的,留下的都是#我很内敛哦#系列文。
这可怎么办,万一明天上课想和朋友槽,结果链接没了,岂非,不美……赶紧截图存个档……

💥第三反应是:↑ 这真的不算空想,算是未雨绸缪吧,不然这“八千次自爽”,我怎么一次都没看到过啦(❁´︶`❁)真是委屈巴巴了,看都没看到过的八千次,何以当妇孺皆知?
想来文人怎会诓人,八千次自然说过的,只是后来删掉了。可惜我没有从lof创建的第一天开始设置特别关注,把这八千次每次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删了的都有存档……

💥第四反应是:找茬,原来是那么轻易的事情。无需备好后路,无需后台有人,只需随口问一句“嗯这次和之前不同”,那就是“找茬”……
太伤感了,原来以前天天被人找茬我都不知道。
想到很久之前问一位太太“这个厨房的开关到底在哪里,前后似乎不太一样”时她对我说“写多了就写忘了”是真的佛祖下凡温厚至此。

怎么讲呢,反正我的找茬ky都直接发出来了,那种,“因为我觉得有恶意”…,“所以赐你一丈红吧”……的感觉,挺好玩的吧。

💥#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强迫症,劳心劳力翻那一定是为了黑吧,噢,你看看,all叶,我就说是黑吧。

唉,之前帮一哥们补全他不完整的翔周文归档,身为这个cp的拆家,必然是我恶意满满了。

我也很惊讶啊,那种“啊之前好像不是这样说的”陈述性好奇,得到的回应是“你凭什么来兴师问罪”的质问。
本身a做了一件事,b觉得很惊讶 → b问了,a觉得b多管闲事。
↑ 这好像是很正常的存在。因为a的事情和b确实没有关系……

但是就我的经验里总觉得“无关”不代表“问出口了就是找茬”。因为本意是单纯的疑惑,而对方是唯一能解惑者,只有a可以解答的疑惑,如果提问本身不含恶意,那是不是可以有此一问呢?

不知道了,因为在a看来,b认为不含恶意的提问(即第一条评论)是恶意找茬的存在。

ummm……难免踌躇平时在寝室和室友要怎么对话了。意思是,一切不可说不可问,开门也不能和人说“嗯你还在寝室里啊,今天课不去上吗?” 因为是找茬。

但还是先解释一下好了,毕竟难保文采精华之人不懂三俗的人讲的三俗话就是字面意思啊。

遂有第二条评论。
💥不是故意找茬劳心劳力扒皮,是强迫症啊。

半个字不多哈,可是就有人不信嘛。戾气好像个打火机要被丢进粉尘堆里为各路粉丝照明了(嗯不知为啥写到这句话我就想笑了,以毒攻毒莫过于是,真好用)——你就是找茬,多解释一句也是找茬。

💥再有第三条评论:不是为了知会,是为了解释前两条的误会。

但是,你看,明显不信。好吧好吧,是找茬找茬。

💥既然这样那我就真的找茬骂人了哈:

之所以说是有罪推断:心怀恶意的人眼中所有都是恶意的,所谓有罪推论就是先觉得你无故问一句,那必须是黑,其次看看,哇是all叶,既然是all叶那一定是为了黑吧……

逻辑就在于,“all叶,而且说了雷别人安利叶攻,那对叶王必然抱有恶意”。这就是有罪推论之后很容易衍生出的结论,以证明自己的正确性。fine,如此看来也只有和我叶攻好基友绝交才能免打(这位作者的)脸。

ummmmm……那就很好奇还可以说什么呢?用我一基友老张的话来说,无法连贯成文的碎片式语言,本身即能力有限的象征。写出精美段子没什么可羞耻啊,本身就是看书阅报丰厚的微博段子手水平,何必连被人说“段子”二字都觉得是侮辱。

(但是,对不起,本来想去截个图证明震撼人心的灵魂语录的作者确实说过“很讨厌别人说她写的是段子,仿若黑遍。” 可我去翻的时候,真的没了……看我就说吧,不截图就被删。那八千遍自爽我一遍没看到过,依然怪我怪我,怎能怪删博者?)

心疼了,怕唯有深入灵魂的赞美才是标杆。可我本来就是关注一位段子手,原来如果不把段子手高于市面黑遍水平的伪黑遍式机灵吹成《文学回忆录》式警句,就不该关注。
那有什么办法,我这么庸俗,本就为了看三俗段子关注的段子手呀。看不懂好也看不下好,不羞耻,但碍了文学洁癖者的眼。

不过没关系,我室友说了,如果人家觉得拉黑好,那你就白嫖,因为人家会不爽,你还没影响。啊好有道理。

我好坏(❁´︶`❁)

评论(21)
热度(80)

揭盖而起而起而起而起。

© lai世还是一条咸喻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