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世还是一条咸喻诏。

【喻王喻】没想到画室的高岭之花竟然……



1

g画室第三次月考,以成绩分班,喻文州终于如愿从a2进了a1。座位变动后,喻文州惊喜地发现,坐在自己左手边的就是全院闻名的王杰希。

嗯嗯,以后一定要多学习交流。喻文州如是想。



2

a1的王杰希在g画室可谓传说,应届生三次月考稳坐全院冠军王座,画法魔幻被冠以魔术师称号,在男女比例一比九的画室又是个高高帅帅沉稳高冷的小伙儿,该人设实在是太不存于现实,以及其双眼画风实在独特,实在是叫人一眼难忘。

画室里关于魔术师的小八卦小故事流传甚广,比如一回一只已经飞来飞去两周的,令所有人都想买一瓶杀虫剂却又舍不得浪费这个钱的苍蝇停在王杰希画板上的时候,王杰希看似随意一挥排刷,正中目标。颜料顿时沾了上去,苍蝇飞走,跌跌撞撞,最后掉到了地板上。而魔术师本人不以为意,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其实王杰希不是不以为意,他是完全没发现自己甩刷子的时候正好碰上了那只苍蝇,这个正常人都看得出来的巧合就一传十十传百,最后成了魔术师眼疾手快唰地一挥笔,连高速飞行的苍蝇也能直接拍死。



3

第二节色彩课喻文州后悔了。

遵有魔术师之称的王杰希实在是太魔术师了,刷子在水桶里搅的速度快得令人眼花缭乱,随之飞溅出的水花形状别具一格,颜料水一波一波往喻文州裤腿上喷。

“……”喻文州欲言又止,想以友好的视线提醒一下王杰希动作小一点,而后者接触到他的目光,面露歉意地停下手中的笔,在抹布上擦了两下,答:“抱歉,我马上要铺色了。”

喻文州噢了一声,不知道王杰希知会他的目的是什么。而下一秒,他眼睁睁看着王杰希的刷子猛地戳进了颜料盒甩了大概半格白颜料上了调色板,同时被甩出的还有拇指大的一坨白,啪地砸在了喻文州的画板上。

王杰希摇摇头:“……哎,我就知道,对不起。”

喻文州:?



4

喻文州还是很乐意坐在王杰希边上的,除了色彩课他会主动挪出半米安全距离,并贴心地用速写板把王杰希的水桶保护起来,以防自己的裤脚忍不住控制自己的腿去踢翻它。

但后来喻文州发现半米的距离根本没用,因为坐在他左边的王杰希的颜料可以越过自己飞到自己右手边的人身上。



5

可能因为甩水情义,王杰希在下午上课时贴心地给喻文州带了杯奶茶。喻文州很感动,并决定下次色彩课离王杰希一米远。



6

王杰希一直知道自己经常甩飞颜料,但为了大气的画面效果他不得不维持着这么一种潇洒的手感。喻文州是第一个被他甩了一身还坚持坐在他边上的人,王杰希真的很感动。一直维持高冷人设的他打算和喻文州友好聊天,如果能从此义结金兰那就更好了。



7

王杰希的确用一节速写课的时间拉近了他们之间被喻文州在色彩课拉远的距离。喻文州一边削炭笔一边小声和他交头接耳:“……隔壁寝室老在半夜一点吵,每天睡前都要敲一下墙表示睡了安静点,有点烦。”

王杰希一边扫固有色一边心不在焉应:“你哪个寝?”

喻文州:“1206。”

住在1205的王杰希:“……”

王杰希:“对不起。”



8

天地良心,王杰希是从来不吵的,但他们寝室吵他也有一定责任。因为宿舍里有两个沙雕天天说相声,而恰好王杰希表面不说话,实际上特别会接梗,每天作业一画完,王杰希就开始和那两个沙雕做全宿舍快乐源泉,每天一点钟都要被隔壁敲墙。

原来每天敲我墙的就是他啊,王杰希心想。



9

很久以前,某天晚上隔壁又爆发出了猪笑,喻文州戴着耳机礼貌敲墙,咚咚咚。

三秒后隔壁毫不客气敲了回来,咚咚咚。

整个宿舍都听到了,皆指目喻文州,而喻文州脾气当时就来了,我要睡觉!他拿起床头保温杯,拿杯底哐地敲了巨响一声。

隔壁毫不客气,不知道拿什么东西砸了一声回来。

舍友笑成一团,喻文州也气笑,跟我们玩儿呢?他又敲两下,隔壁果不其然回了两声。这样下去没完没了,喻文州再和隔壁对敲两回合,停手睡了。


现在喻文州终于知道当年那个和他对敲的傻逼是谁了。



10

两人相顾无言,喻文州率先打破沉默:“……干,又断了。”

王杰希接过他手里的炭笔:“来我给你变个魔术,你先别看。”

喻文州从善如流把美工刀交给王杰希闭眼,只听后者大爆手速,削笔节奏如小当家切菜,片刻后,王杰希叫他睁眼,把手里剩的半寸长炭笔头放进他手心:“好了,新炭笔消失术。”



11

喻文州的五盒炭笔消失的时候他的水平已经快赶上王杰希了,而他完全没有发觉全院第一第二周围总围绕着一股外人勿扰的气场。他一直对王杰希的高岭之花人设嗤之以鼻,但他完全没想过为什么王杰希的男神人设一到他这里就全变了样。



12

晚上是全天月考后的放松时间,整个院拉了灯坐在一起看电影。王杰希探头探脑,趁着老师不注意拽着喻文州跑了出来。

这个天气已经入冬了,画室很暖,外面很凉,喻文州刚一出来就打了两个哆嗦:“……不行,我宁愿回去看电影。”

王杰希说:“我点了外卖。”

喻文州:“我们去哪?”


 

13

奶茶到的很快,王杰希熟悉喻文州的口味,没有踩雷。喻文州拎着外卖跟王杰希飞速逃课回寝室。空调间暖烘烘,喻文州只穿毛背心,坐在王杰希床上舒舒服服伸长了腿,满意地叹了口气。王杰希趴在床上看电视剧,真诚邀请喻文州上床一起。

宿舍都是标配单人床,喻文州身上寒气还没完全散干净,毛背心脱了有点儿冷,于是他钻进被子里就抱好王杰希一边取暖一边看电视剧。“我还以为你是那种满脑子只有画画的大佬,刚还在想你是不是不想看电影要回来画作业呢。”

王杰希说:“我画完了。”

喻文州:“……”

喻文州翻身:“晚安。”



14

串寝过夜也是不太可能的,实际上除了王杰希,喻文州跟1205的任何人都不太熟,比较尴尬。下课时间到前喻文州先一步遛回隔壁,他敲了敲墙。“王杰希你知道吗?皇后是被尔晴害死的。”

一秒后他听见对面隔着墙传来清晰的一声:“滚。”



15

g画室活动很多,可能为了防止集训苦过头大家太压抑,每年都有音乐节。

王杰希报了名,而喻文州是在王杰希上台后才发现的。

台下呼声震天,毕竟全院明星唱功如何大家都很期待。王杰希坐在高脚椅上,怀中一把吉他。聚光灯落在他身上,灰尘发着光,在空气里飘飘落落。

“下面这首歌送给a1的喻文州。”



16

前奏响起的时候喻文州愣了一秒,他当然记得这是他经常哼的歌之一,也当然知道王杰希一个北方人根本不会粤语。

不知道是王杰希特意要求,还是主持人很会烘托气氛,他摸着黑找到了喻文州,塞给了他话筒。

“初恋的年代讲起,谈到末日世纪……”

王杰希看向喻文州的方向,明明台上看台下该是一片漆黑,只能看见学校发的荧光棒星星点点,王杰希却偏偏精准地好像看见了喻文州一样。


喻文州笑了,深吸气同他一起开口唱。

“我共你难得这一个知己。”


评论(16)
热度(623)

揭盖而起而起而起而起。

© lai世还是一条咸喻诏。 | Powered by LOFTER